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法神

体弱之子,得天雷改造,修得五行元素,一飞冲天,斗战成神,傲视主宰!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87章、五年之变
章节列表
第87章、五年之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光流逝,日月如梭,转眼间又过了数月,而距离战虎家族遇难整整有了五年。­



五年以来,自傲古帝国与兽人帝国大规模征战之后,奥古斯大陆再无出现任何大规模的征战。整个大陆也难得一片安居乐业,谁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来之时的宁静呢?­



……­



清古城­



清古山,此山是为战虎家族的临时山寨,此时山中鼓声滚滚,余音袅袅,整座清古山沸沸扬扬,显得热闹无比。虽是如此,但对清古山的警惕性丝毫不减,山寨各处都有圣卫驻守,个个势气逼人,威武不屈,可见这五年的休生养息,战虎家族的实力又增强了不少。­



白色的身影,轻曼的身姿,一位异常俊美的青年男子架马漫步林间,腰尖佩着长剑,两眼神色黯然,而那青年男子正是往清古山间的方向徐徐而去。­



白色的身影穿梭林间,直摇而上,才行走不久,骤然出现一纵石阶,深远而幽长。­



青年男子微微一望,神色变幻不定,顿然纵身从马背上轻身落地。一手抱住马头轻柔地抚摸着,轻声一叹:“马儿…谢谢你,你自由了,去吧,找到属于你自己的蓝天,好好生存下去吧。”­



说完,青年男子猛然一转身,两脚沾地,极速往石阶中飞身而去,只留下了身后的马儿不甘得嘶叫,其声响彻林间,哀转久绝。­



那青年男子身形轻盈,微微一跨竟能不动声色地越过数级石阶。转眼间,青年男子已到了山腰,仰头一望,脚尖一点,竟而冲天而起。­



“什么人?”冷冷的声音突兀传来,凌厉的寒光一闪,骤然出现两柄长剑直往纵身而起的青年男子架去。­



“恩?”青年男子身形一缓,猛然回身一转,单手一翻,全身红光大放,隐隐间更是渗透着淡淡的银光色。­



“锵!”青年男子横剑一挥而过,两柄长剑一击震退,两道身影直坠落地。青年男子随之缓身而落,长剑一收,猛地将头一甩,一束犹如瀑布般的长发飘飘扬扬,轻柔绝美的面容,却多了一丝忧愁。­



被青年男子一击落地的两人显然惊得合不拢嘴,没想到眼前的强者竟是位绝美少女,一时间被眼前的惊美少女给迷住了。­



“混蛋!”绝美少女怒喝道,本来之前差点遭暗算就心中有气,现在眼前的两人竟又色咪咪地盯着自己看,顿然握紧长剑,直往呆愕中的两人横劈而去。­



两人还没回过神来,凌厉的剑气就扑面而来,但在这种距离和剑的速度面前,两人都是无法躲过的,竟干脆地闭上了双眼。­



“叮!”清脆的声音突兀传来,两人随之微微睁开了双眼,竟而看到一柄长剑竖在自己身前,稳稳地挡住了绝美少女的凌厉一击,随之一道高大的身影现入三人眼帘。那是一位身穿背甲的壮年,全身爆炸性的肌肉显而易见,三人不由得同时惊呼:­



“地虎大人!”­



“二哥!”­



地虎顿然将手中的长剑一收,望着一脸憔悴的兰虎,两眼丝红,颤颤地说道:“三妹,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年苦了你啊?”­



“哐啷!”一柄长剑顿然落地,兰虎猛然飞身扑到地虎的怀中,两行清泪滚滚而落,哽咽道:“二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地虎心中一痛,颤栗地抬起手轻抚着自己怀中兰虎,轻声回道:“不,这不是梦,这是真的,我是你的二哥呀!”­



“二哥,真的是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兰虎微微抬起头,两眼布满血丝,两手紧紧抱住地虎,生怕这只是一个梦,只要一松手,自己的二哥就会离自己而去。­



兄妹分别多年重聚,难免会有些伤感,一直静默在地虎身后的两人不敢出声去打扰,缓缓回身往后离去。­



地虎轻轻推开怀中的兰虎,两手攥紧双拳,狠狠地说道:“自家族遇难一个多月后我才收到这消息,就从学院赶过来,但我知道我一人势单力薄,还不能挑起整个家族的大仇,所以就四处打听逃出去的族人,寻遍了整个傲古帝国,一年之后,终于找到了族人们的落脚地清古山。我也在此待了足有四年,等待时机,族里的大仇我一定要报。”­



“不!二哥,不要去报仇了!”兰虎死命了摇了摇头,两眼的泪珠滚滚而落,楚楚可伶地盯着地虎。­



“为什么?!我不,父亲战死了,大哥也被奸人害死了,还有死去的兄弟和族人,你说,这仇不报,这帐找谁算去。”地虎神色激动,脸部激烈地抽搐,两眼腥红,怒火一触即发。­



“就是因为死去太多人了,父亲死了,大哥也死了,就连小雷这几年也毫无音讯,你知道吗?我好怕,我好怕我的亲人会一个个离我而去,我只希望我身边的人能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你懂吗?”兰虎幽咽地回道,两眼期望地凝视着地虎,显得异常凄楚。­



地虎一愣,被兰虎这么一说,喉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一时间说不出口。两眼盯着兰虎,心中一软,但心里的不甘又充沛着心头,咬紧双唇,猛然回身一转,背对着兰虎默然不语。­



“二哥?……”兰虎轻声唤道。­



地虎两眼紧闭,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双拳攥紧,竟生生抓入了血肉,鲜血滴滴落地,随即沉声说道:“三妹,对不起,我……我……”­



“不用说了,我明白,我明白的……”兰虎神色黯然,眼泪直流。­



“三妹,走吧,今天族人来了些重要的客人,先回族里再说吧。”地虎回头苦涩一笑,他对兰虎的关爱绝对是胜过自己的,但那刻骨铭心的仇恨也不是兰虎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可化解的。­



“恩,那我们走吧。”兰虎黯然地捡起了掉落在地的长剑。­



“来,走吧!”地虎一手拉过兰虎,沿着石阶缓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