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法神

体弱之子,得天雷改造,修得五行元素,一飞冲天,斗战成神,傲视主宰!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88章、一见钟情
章节列表
第88章、一见钟情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清古寨,经过几年的搭建,虽然远远比不上之前傲古帝国时的风光,但也建成了数十个院落。而作为古老的家族,积累的财物也是非常可观的,对于生活的一些必需物也是有专门负责人定时去下山采购的,因此还算过得衣食无忧。­



战虎大厅,是战虎家族处理一些要事和接待贵客的地方,但此时的战虎大厅却无昔日的光景,显得异常简朴,零落地摆放着一些桌椅。虽是如此,但大厅正中央的墙壁上却挂着一副威严的画像,画像中赫赫显示着一位手持大剑全身被银色的铠甲包裹住,身坐巨龙的强者,隐隐间更是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气息,令人不敢在此随便放肆,而画像中的人物正是战虎家族的创始人--龙骑士‘战虎’。­



若大的战虎大厅,烈虎正于一位背负着长剑,身披战袍的老者站立于大厅中,自厉虎家主战死之后,烈虎就成了战虎家族的核心人物,权力至高无上。­



“烈老,考虑得如何?”老者见烈虎久而不语,缓身上前提醒道。­



烈虎心中暗自揣摩,神色变幻不定,两眼凝视着老者,并没有直接回答老者的话。­



“恩?”老者一愣,被烈虎这么盯着,难免有些不舒服,当即笑道:“我布鲁斯征战无数,为陛下效力足有六十多年,本因安享晚年,从此不问国事。但如今皇位被陛下逆子所得,弄得国不成国,到处一片乌烟瘴气,就我布鲁斯都能挺身而出,难道您就忍心看着傲古帝国日益衰退下去吗?”­



“唉…”烈虎叹息了一声,随即回道:“我们战虎家族本来就是为维护傲古帝国而存在,如今皇宫叛变,就连我们战虎家族也被奸人所害,差遭灭族,实力现也大不如前,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祖训明言,不得干涉皇宫的内政。”­



“帝国要是没了,还谈什么维护,我看是你们战虎家族怕了吧。”布鲁斯冷哼道。­



“怕了?”烈虎冷眼一凝,不由得令布鲁斯顿感发寒,随即又回身背对着布鲁斯,冷冷地沉声说道:“我们战虎家族从未去怕过什么,你不是想借助我们战虎家族的力量扶持大皇子登上皇位吗?那很简单,只要通过我的考验,确实有资格当上一国之主才可以,否则一切免谈。”­



“什么考验?”布鲁斯一急。­



“第一、不得借助任何的帮助,全凭自己的本事在外生活一年后再回来;第二、回来后必需给我们战虎家族打杂一年;第三、成为战**车,以上三点,缺一不可。”烈虎平静地回道。­



“混帐!你这是存心刁难人,大皇子身份高贵,怎可受这些苦!”布鲁斯一怒。­



烈虎猛然回身两眼注视着布鲁斯,冷冷地回道:“布鲁斯老元帅,请自重,我这样做自有我的理由,如果大皇子连这些简单的事都应付不来,那我们战虎家族也没必要去扶持一个无能的人当上国主。”­



见烈虎神色坚定,布鲁斯也知趣的不再与烈虎拗嘴,缓身上前道:“那好,话我会送到,告辞!”­



说完,布鲁斯闷哼了一声,回身往外离去……­



­



良久……­



地虎与兰虎并行来到了清古寨,一入眼帘,门前就有十多位圣卫驻守,再加上一路行来时各段石阶内都合理安排有一些圣卫,一旦有异动,必能立即传遍整座清古山。­



地虎对着门前的十多位圣卫微笑地点了点头,随后拉着兰虎缓步走了进去。­



才行不久,激烈的打斗声就传入了两人耳中,兰虎顿感疑惑,当即出声问道:“二哥,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那么吵啊?”­



“对了,忘了告诉你,你来得真巧。今天听烈长老说是布鲁斯老元帅带着一些旧部来我们战虎家族商量一些要事,这应该是老元帅的那些旧部再跟弟兄们比试武技吧,在山上待了那么久,大家都闷透了吧。”地虎微微一笑。­



“恩!”兰虎勉以一笑,并无过多言语。­



“唉…”地虎摇了摇头,自己的三妹一直都是表现得非常活跃的,如今日益憔悴,孤言少语,地虎也是非常心疼的,握着兰虎的手一紧,轻声唤道:“三妹,别再想那么多了,快些走吧,烈长老见到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没事的,二哥,我们走吧。”兰虎微微一笑,但两眼的伤愁还是出卖了自己。­



“恩!”地虎笑意盈盈地拉着兰虎往院落中走去。­



“锵!” “锵!” “锵!” ……­



才行不久,两人刚踏入院门,一声声强烈的碰击声突兀传来,不由得同时循声望去。­



那是一位身穿贵服,满脸白净的青年,一看就知道是有财的主。此时那青年正手持着长剑狠命地对着一足有两米多高的磐石挥斩,从力度来看,应该只有中级剑士的实力。­



“哼!族里怎么会有这么个垃圾?”兰虎莫名一气,也不知为何,竟而松开地虎的手飞身跃去。­



地虎一愣,不知兰虎要做甚么,但也没出手去阻拦。­



那青年并没注意到兰虎正往自己这边飞身而来,猛地两手握紧长剑,再次往磐石中狠命地劈去。­



“叮!”剑都还没劈中磐石,青年手中就突兀传来一股巨力,两手一麻,“哐啷”一声,长剑已掉落在地。­



“剑不是你这样用的!”清甜的声音随之传来,青年不由得循声抬头一视,竟看到一位身穿白衣,手持长剑的惊美少女,更不可思议的是少女身上隐隐间竟散发出了只有男子特有的阳刚之气,那青年顿然陷入了短暂的痴迷。­



见那青年两眼无神地盯着自己看,兰虎心里不由得感到厌恶。当即憋过一头,手中握紧长剑,一道白色的身影掠过,猛地一剑往磐石中刺去。­



“咻!”的一声破空声传来,兰虎手中的长剑竟一瞬间将磐石穿透。不理会那青年呆愕中的表情,兰虎猛地将长剑一收,顿即磐石中一道光孔显现出来,清甜无力的声音再次传入青年两耳中:“剑的力道不能过于分散,力量聚中为一点,找到突破口,才能一击必杀!”­



对于兰虎说的话,那青年无动于衷,两眼痴迷地望着兰虎。话面仿佛定格了般,脑海中时刻都清晰地回忆着兰虎的惊人一剑,天地间除了那白色的英姿,绝美的芳容,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容入那青年的眼里,心中狂跳不已:太美了,太酷了,不,我想我爱上这位美丽的小姐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